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
全站搜索

兩家跨界巨頭搞事情:一個打破百億營收記錄,一個收購知名防水企業

 二維碼 4
導語

2022年5月初,中國建筑防水協會在會員企業內部開展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調研,共154家防水企業參與調研。

圖片


調研數據顯示,4月底,100%完全開工的防水企業占22.73%,開工60%以上的防水企業合計占70.13%;4月底,樣本企業中還存在3.90%的企業仍處于停工狀態。


圖片


春節過后,參與調研防水企業的產能利用率平均值為54.67%;樣本企業中,產能利用率超過60%的企業達到48.70%,產能利用率低于20%的企業大部分是處于停工狀態。


圖片


僅7.14%的企業表示疫情對企業影響不大或有正面影響,其中有正面影響的企業為防水包裝企業,而非防水生產企業;有51.30%的樣本企業表示本輪新冠疫情造成企業經營困難,部分企業表示難以應付;10.39%的企業表示本輪疫情已經造成企業難以為繼或面臨倒閉。


圖片


82.47%的防水企業表示疫情期間生產要素價格上升,企業生產成本增加;79.87%的防水企業表示疫情倒是物流不通暢,生產的材料運不出去;70.78%的企業表示疫情期間市場需求下降,訂單減少。


圖片


樣本企業中,31.17%的防水企業預計2022年的銷售收入將與正常年份持平或有增長;68.82%的防水企業預計2022年的銷售收入低于正常年份。


圖片


樣本企業中,有24.67%的企業表示今年的經營利潤將與正常年份持平或有增長,53.90%的企業表示今年的經營利潤將比正常年份降低20%以上。


圖片


樣本企業中,70.13%的企業認為今年年底,企業員工人數不低于年初總數,即大概有七成企業不會裁員;但是14.94%的企業認為,年底的員工總數將比年初降低20%以下。


圖片


面對疫情,防水企業更多采取尋求新供應商、接觸更多物流公司、遠程辦公、申請稅費減免或緩繳、精簡人員、業務上網并加快數字化轉型等措施,基本思路還是不斷優化企業內部管理和加強供應商對接等。


圖片


防水企業認為,造成企業資金周轉困的主要原因是:原材料等生產要素成本上升(原材料價格上漲,企業需要預留更多的資金購進和儲備原材料)、物流運輸成本增加(包括成品油價格上漲帶來的直接運輸成本上升和部分駕駛員因防控無法駕駛車輛帶來的間接成本上升)、利潤水平降低(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無法正常傳導至下游應用領域)、產業鏈上下游拖欠款情況嚴重(賬期太長、回款太難)、需求疲軟(疫情防控地區開工難、房地產業疲軟等)等。


圖片


參與調研的防水企業中,有7.79%的企業表示企業的現金流只能維持企業1個月運營,26.62%的企業表示現金流只能維持企業1-3個月的運營,57.14%的企業表示企業的現金流只能維持企業不到半年的運營。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企業現金流緊張,如果因為疫情原因,企業需要2-3個月的停工停場,那么將會有超過三成的防水企業面臨倒閉風險。


圖片


近期,相關政府部門出臺一系列助力中小企業紓困解難的政策文件,較多防水企業享受到的政策包括:延遲繳納稅收、稅收減免、延長納稅申報期限、支持企業科技創新、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即企業更容易享受到的產業政策主要集中在稅收減免或延遲、科技創新支持補貼等政策。


圖片


調研數據顯示,42.85%的防水企業對于未來一年形勢保持樂觀態度,14.94%的企業對未來一年保持悲觀態度。


圖片


參與調研的企業普遍反應,在企業發展中存在的的問題和困難主要體現在:需求下降、訂單不穩定,地產違約風險,疫情原因導致開工難、項目停滯或物流不暢,運輸成本上升,原材料成本上升、利潤降低,區域產業鏈不夠完善、原材料供應不及時,資金周轉困難,賬期太長、回款太難,惡性競爭、低價傾銷等。


綜上所述,疫情影響企業開工,特別是上海、河北、吉林等地;疫情對中小企業影響大于大型企業(多個基地),主要影響體現在停工停產、運輸困難、需求下降,原材料上漲和資金鏈緊張從本質上并不是疫情直接導致的。


目前,資金鏈緊張企業大概占三層,大概30%的企業現金流僅供企業生存3個月;造成企業資金問題的主要原因:原材料成本上升、價格傳導機制不健全、存貨增加、賬期長、回款難。面對疫情,企業往往開始尋找新供應商(外省市)、尋找新運輸公司、遠程辦公等,應該有更多企業尋找新代工廠(外省市)。


大部分企業對于2022年收入和利潤預期并不樂觀,七層企業預計2022年收入下降、八層企業預計2022年利潤下降;但是,僅小部分企業對于未來市場預期保持悲觀態度,說明企業已經充分認識到行業形勢,并做了充分準備,例如改變銷售策略、尋找新市場等。

來源:中國建筑防水協會公眾號